主页 > 文学作品

草原骆驼 / 舒袖

2018-04-11 10:08 来源:  未知  责任编辑:wanfeng 点击:


  驱车缓行,向着草原的深处,才能真正领略到天地接壤,万物归一的神韵。可以想象,如果没有柏油路引领,车子将朝哪里前行?是朝着那些如星星般密集的牧群,还是朝着突兀在天边与云彩牵手的山头呢?在这天苍苍野茫茫的大草原上,我真正意识到了自己该有多么多么的渺小,渺小得如车轮后面的一粒砂,抑或是草原上的一株草一朵小花儿。
 
  起初知道地球上还有个叫作草原的地方,是从小学课文《草原英雄小姐妹》中得知的,冰天雪地里龙梅和玉荣追赶着羊群的场景和草原人民与牛羊休戚相关的生活状态深深地烙在了脑子里。
 
  草原,于我儿时的想象中,她就是个童话世界,龙梅和玉荣就是那个童话世界里冰清玉洁的美丽公主。
 
  草原,那是个遥不可及的地方,在天边,很远很远。能到草原上追赶着羊群自由地奔跑,让龙梅玉荣那样的孩子跟我们一样不再遭受风雪的侵害,成为了儿时的一个梦想。
 
  不再年少的我,不断地从媒体里获知草原的信息,方知草原人民的生活也在同祖国各族人民一道,不断地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这颗牵挂的心方能得以舒缓,却禁不住想去看草原的强烈企盼。
 
  车子继续缓行,那鲜艳的花、那青青的草,那肥美的牛羊,那蓝蓝的天、那白白的云……饱览草原的风姿,那一首首赞美草原的歌声便不断地再现耳畔,彻悟,如果没有亲历草原,词曲家们怎么会写出那样美妙动听的歌曲!
 
  蒙古包已经很少为牧民居住,多是接待游人的客房,牧民们大多安居在政府统一规划的新村里,房屋建筑是现代的;牧民们放牧很少骑马,多是骑摩托沿公路看护自家的牧群,悠闲自在得跟游人一样,可想,再不会有龙梅玉荣那样的小孩为保护羊群与风雪搏斗了,孩子们一定是幸福地在学校里学习。哪一位游人见此会不欣喜不欣慰呢!
 
  车子继续前行,向着草原深处。刚刚行过亮砙晴天,忽地就乌云翻滚,雷电交加。一道道闪电穿透黑云通天接地,闪电过后便有轰轰隆隆的雷鸣。车子加速,但见牧群依然悠闲地亲呢着青草。那劈雷闪电吓到了我们一车人,却丝毫惊动不了它们——哦,长镜摄来图像放大观看,原来是骆群。骆驼,雷打不动,慢悠悠一副我自岿然不动的神态。
 
  骆驼这种司空见惯超然物外的神情,把我的惊恐减轻了许多。既然身在其中,何必恐惧,与其一味恐惧,不如多看多思,既然没有逃避的能力,何不在困境中多多感知,如果毁灭了,也是带着不可多得的经历而去;如果冲出险境,那便是人生又一次不可多得的阅历。
 
  遂想起一位草原的网络文友,从他的文字里可以感知他就像一头草原的骆驼一样忍耐坚毅地生活在草原上。他曾经在困难时有过逃离草原的念头,那是早年因为父亲生病没能及时医治而早逝,可他的母亲不肯离开,母亲说一出门看不到草原,心会发堵,听不到羊咩咩牛哞哞的声音,心就会慌。他为一个孝字守在草原。母亲患病,他平日生活省吃俭用,带母亲到大城市大医院看病,母亲终于跨过了八十高龄才离世。他的子女又在草原扎下了根,他还要扶助子女承包牧场抚养子孙,他就这样承上启下,“熬到白了头,日子渐于富足,人生有了盼头。”他充满朴实的文字里,处处散发着草原人坚忍的品格,好比骆驼。
 
  雷鸣闪电不息,倾盆大雨唰唰地冲洗着车窗,透过水流模糊的车窗,朦胧中依稀可见那群骆驼依然悠然自得地伫立在原地。
 
  车子驶出乌云聚集地带,雷电声渐行渐远,阳光若隐若现,微风摇摆着花草,仿佛召唤我们“停车坐爱”,这片伸长在草野中的花啊,开放得潇洒自如,隐怯娇羞,却掩饰不住妩媚;那健硕的草儿似乎专门为陪衬花儿而生,彰显着与花一荣俱荣的神采。抚着这花儿、这草,犹如感知草原姑娘的情,品味草原汉子的义。
 
  斜阳钻出云层,光芒四射,远处,又一群骆驼悠悠地迈着缓缓闲适的碎步,不骄不躁,时而昂首,时而低头,它们在观望什么?它们又在寻觅什么?抑或是思索什么。
 
  我们手中的摄像设备咔咔地闪个不停,草原美,美不胜收,一幅幅画面中,留给我最深记忆的还是那几幅不同场景下的骆群,那种让人震撼的气场总能让我联想到生活在草原的人们,威武雄壮的汉子,勤劳善良的女人,他们终于能和我们一样过上了体面而有尊严的生活,这不仅圆了我儿时的草原梦,也浓厚了我今朝的草原情。
 
  我想,我的梦我的情也正是草原人们的梦,草原人们的情吧——天合地谐,大美博爱,经过千磨万击,只要骆驼精神不灭,更加美好的都在前方招手。
 
  挥别草原时,远远地,在一群群牛羊那端寻觅,寻觅着那群坚挺的驼峰。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