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文学作品

土豆的故事 / 刘成忠

2017-03-20 10:16 来源:  未知  责任编辑:wanfeng 点击:


    今天,我和老伴栽种土豆,栽种了五十斤土豆种子。栽种这么多土豆,除了给孩子们吃以外,还要富余一些送给他人,因为老伴有把东西送人的嗜好。我先是用手耢的那种简易犁杖作垄,然后再破垄成沟,在沟里摆好种薯块,摆好后施些农家肥,再合成垄压平,这样栽种是否符合要求我不知道,因为我不是务农出身,但是,我想用一头汗水和两手血泡来诠释“精耕细作”的含意。血泡是耢犁杖时磨的,原来我手上有老茧,闲了一冬便显得有些娇贵,干点活就要付出点代价。土豆栽完后,看着整齐的土豆垄,很有成就感,虽然手有些疼,但与劳动带来的快乐相抵,就不疼了。

    人老了总爱怀旧,我一边干活,一边想那些关于土豆的往事……

    记得我五六岁的时候,村里一人家办喜事,父亲带我去坐席,灶房里的厨师和父亲关系挺好,见父亲领着儿子来了,就抓了一碗油炸土豆片给我,父亲说:你叔给你好吃的了,快拿着,我端着碗看着黄灿灿的油炸土豆片,有点舍不得吃,父亲催促我,快吃吧,别让别的小孩看见,你叔给你不给别人不好。我吃了一些,把余下的都装进了衣服兜里。回到家,母亲见我从兜里掏出来的土豆片,再看看我刚穿的新衣服,半个大襟都油污了,惹得母亲好一顿责怪,那时候没有现在的强力洗涤液,洗不掉油渍,扔又舍不得,我只能穿着半面油污的衣服,油渍上一沾点儿灰土难看死了。但留给我记忆最难忘,油炸的土豆片脆生生,喷喷香。现在饭店、家庭也炸土豆片做素烩汤,但炸出来的土豆片没有过去的香,也没有过去的脆,原因可能是过去用纯豆油炸,油好,有香味,二是老品种土豆水份小,淀粉含量高,炸出来的土豆片脆。

    1960年由于洪涝灾害,粮食紧缺,各生产大队都成立大食堂,粮食集中管理,不分到社员家,所有的人都去大食堂就餐或是领回家来吃。大食堂早晚的食谱都是粥,所谓粥就是用玉米面搅的糊糊,开饭的时候,各家拿着大盆小桶到食堂排队把玉米面糊糊领回家来。说成糊糊有点不准确,糊糊应该是很稠的叫糊糊,而这玉米面汤稀的程度能照出人来,喝到肚里也不抗饿,肚子喝的鼓鼓的,撒出两泡尿,肚子又瘪了。也是肚子过于贫穷,一点儿脂肪也没有的缘故。中午能领几块没有营养的糠面饼子或淀粉饼子。那年头的人们个个面黄肌瘦,老人超过六十岁的极少,由于身体没有免疫力,有点小病就会不治而亡。那三、二年育龄妇女没有一个能生育的。我那时也是十五六岁的半大小伙子了,可是饿的一点儿力气也没有,走路上个小坡都感到吃力。

    我一个小伙伴的父亲在大食堂当管理员,他有进入食堂的条件。有一次,他从食堂灶房拿出些小熟土豆,土豆小是因为没有大的。可见,合作化的年代除了吹牛皮,实际上庄稼没有高产的,那些没有千斤胆就没万斤产的口号,纯粹是瞎咧咧。“偷”出来的小土豆他分给我一多半,因为他知道我的饥饿感比他强烈,而且这种机会也少,咱俩怕人看见,便走出村外,在田埂下狼吞虎咽的把土豆吃了,也许带皮的小土豆没洗干净,有股泥土的味道,但是,吃到嘴里的感觉比油炸土豆片还香。吃晚饭时,因为我肚子里有底,母亲见我不像平日饿狗扑食般地上桌喝汤,以为我病了,忙问究竟,我如实的告诉了母亲,母亲听后非常害怕,色厉内荏的把我数落一顿。厉,是因为我不该吃偷拿出来的小土豆,荏,是看我饿的可怜。可怜归可怜,母亲对子女从不护短。母亲说既使是别人给的,若是事情败露,人家赖你偷的,你也有口难辩,咱人穷志不能穷,宁可饿死,也不吃那不明不白的东西。那年头讲无产阶级专政,如被发现,轻则一顿教训,重则殃及家长,后果就严重了。以后又有几次能吃到他拿出来食物的机会,但是,我都是咽着口水艰难的谢绝了。时隔半个多世纪,至今,我对那个如今己经逝去的童年伙伴仍然心存感激。

   大食堂解体后,生产队按人口分一些园田地。土豆、芸豆是必种蔬菜,因为它们是半季作物,生长期短,早些成熟不是把它当菜吃,而是替代粮食充饥。当时有句口号叫“低标准、瓜菜代” 。意思是粮食定量标准低,只有用瓜菜代替粮食。那年头从土豆栽种后,便计算着天数,多少日子可以吃上土豆。看见土豆出土放叶,恨不得拨苗助长,待土豆花开时,人们便觉得有希望了,因为土豆秧有花蕾时,根部匍匐茎的顶端便开始膨大,待到开花时,最先形成的块茎就可以有鸡蛋大小了,咱老百姓称之为“门豆”,最先形成的匍匐茎大多是向垄台的侧面生长, 饿急了的人们便一埯一埯地像考古学家似的剥离垄上的土,扣“门豆”充饥。削种薯块的时候,有的人家也不用刀削,而是用羹匙把,把芽挖下来,目的是多剩点种薯的下脚料,也好多吃一口,全不顾母大子肥的道理,因为土豆在没有扎根之前,是由母体提供养分的,种薯块切的小,苗不壮,很难高产。

   土豆年复一年的栽种,种子退化。人们认识到土豆种子退化影响产量,一些人开始去黑龙江省的铁力、讷河等地背土豆种子。背回来的红苹果、红眼眉二个品种最高产、抗病能力也强。从咱辽阳到遥远的黑龙江不辞辛苦的引进土豆种子,其目的就是想让土豆增产。那时候,我经常去佳木斯出差,见过许多背土豆种子的人,他们甭说是买卧铺票了,就连硬座票也没有,车厢连接处、过道里,到处是背土豆种的人,都是那些从来没有出过远门、心怀忐忑的农民。列车过绥化后,快车变成慢车运行,逢站必停,每次列车都严重超员,人们在车轮与铁轨连接处有节奏地撞击声中昏昏欲睡,东倒西歪。当时铁路客运秩序以及服务态度不好,对背土豆种子的人更是没有好言好脸,我亲眼看到列车员用脚踢坐在过道里的农民,而被踢的农民不敢怒,也不敢言,默默的忍受着,心里依然想着土豆种子背回去之后,高产的土豆把全家人肚子都填得鼓鼓的喜悦。可想而知,千辛万苦背一趟土豆种子是多么不容易。

     小时候埋在灶坑里或是火盆里几个小土豆,烧熟后是最好的小食品。谁能料想到,若干年后,土豆可以随便吃,还可以制作成薯片和薯条等小食品。如今,土豆身价倍增,己经列为我国四大粮食作物之一,联合国也称土豆是未来的粮食。土豆、人类的朋友,当你贫穷的时候,它为你充饥,当你富有的时候,它为你餐桌添彩。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